nevagreer53608

31 Dover Road, West Woodburn

N/A

09-08-22

2 Hits




年豐端這個人為人歹毒,不但在商場上,在其他的領域裏也得罪了很多人,好多人恨不得食其肉,寢其皮。所以,年豐端對於自己的警備工作從來都不敢馬虎。

張下車時,年熙靜出來迎接。

見到張凡后,緊緊的抓着他的手,美目流盼,嗔道:

「我就知道你不敢不來!」

張凡笑了一笑,見旁邊沒有人,便偷偷伸出手,在她身上揪了一把,揪得她輕輕的叫了起來,張凡笑問,「你的那把佩劍,你爸爸看得上眼嗎?」

「他當然看不上眼,我都沒拿出來給他看。還是送給你吧,我留着沒用。」

張凡開玩笑地道,「送我劍不如送我人。」

年熙靜打了他一下,悄悄道:「一會見到我爸,別老笑嘻嘻的,我爸以前跟你是對手,今天晚上是正兒八經要跟你談判。」

「談什麼?談咱倆的婚嫁嗎?我不娶,你嫁個叉!」

年熙靜伸出手,死死地揪住張凡的臉蛋,「再不正經,我把你臉給撕下來。」

兩個人來到客廳,只見年豐端端坐在椅子上,看見張凡和年熙靜進來,也沒有站起來,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,用手指了指旁邊的椅子。

張凡挺看不慣他這種傲慢的態度,既然是你請我來的,還跟我裝什麼逼呀?

年熙靜對於爸爸的無理,很不滿意,狠狠地瞪了爸爸一眼,拉着張凡在椅子上坐下,還故意親昵地拍了張凡肩膀一下,看樣子是像爸爸示威。

「年總,」張凡一本正經地說道,「今天晚上找我過來有什麼事?我感到很突然,不過既然是年大小姐打電話給我,我相信這裏沒有埋伏,沒有槍手吧?」

年豐端喝了一口茶,輕輕把杯子放下,抬起他那一雙老鷹似的眼睛,緊緊地盯着張凡,足足盯了約有十幾秒,最後,喉嚨里發出了低沉的聲音:

「張凡,你贏了。」

這一句,張凡和年熙靜都聽得出來,十分無奈,確實也讓人感到他認命了。

張凡明白他說的什麼意思。

不過對於張凡來說,一點都沒有驚喜,反而有一點難堪。

什麼叫你贏了?

我跟你比過賽嗎?

難道你以為我跟你的矛盾一直就是為了爭奪你的女兒嗎?

你這麼看,是小看了我張凡,你要是知道我和你女兒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,到底沒發生過什麼,你肯定會大跌眼鏡!我可以直截了當的告訴你,我從來沒有處心積慮的要追求你的女兒。

張凡真想連珠炮似的把上面的話都說出來。

不過他還是忍住了。

感到沒什麼意思。

跟眼前的這個人去辯解,是世界上最無聊的事。

曾經在兩人之間發生過的那些槍林彈雨,那些無情仇殺,都已經註定了兩人之間沒有什麼感情的交流,更無須向對方解釋什麼,辯解什麼。

張凡靜默了幾秒鐘,忽然輕輕地笑了起來,相當含蓄,聽起來像是在嘲笑,但說出來的話卻是十分莊重:

「年總,你如果這麼說的話,那說明你從頭到尾就是誤會我了。」

年豐端抬起眼皮,用充滿惡意的眼光,與張凡的眼光相對,說出來的話跟他的眼光一樣,也是充滿了惡意:

「張凡,可以這麼說,在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就是我。」

張凡輕蔑地又笑了一聲,「年總,看來是您在生意場上,不斷成功,始終居於不敗之地,才培養了你這份盲目自信吧。」

年熙靜聽到張凡說的話,在她看來有些過分,她不想要兩個人把話說僵,便把放在張凡腰后的小手輕輕地拍了拍,拍的相當溫柔,跟平時抬手就打張凡相比起來,簡直就是判若兩人,拍完之後,還輕輕地撫摸了一下。

。 藍瑰要跟隨廣家兄弟與龍鱗去仙緣大陸找廣仁曦,在詢問了藍玫是否願意同去時。

藍玫的猶豫,藍瑰看在眼裏。

最後還是柳明月不知道對藍玫說了什麼,藍玫才神彩翼翼回住處打包了一大堆這麼多年來她搜刮的珍寶,朝藍瑰豪氣衝天道了句:

「走!去仙緣大陸!」

藍瑰見姐姐同意和他一起離開,自然喜不自勝,哪裏會關注柳明月到底說了什麼。

不過縱使他後來想起詢問姐姐藍玫,藍玫也只去給他倆字:「秘密!」

因柳明月與王鳳舞交涉,許是看在廣仁曦的面子上。

在她身後如影隨行監視她的惡魔,被王鳳舞喚回了。

縱使沒了威脅。

藍玫也不可能告訴藍瑰這件事情,這件事能讓人知道她在福緣宗到底經歷了什麼。

她經歷的事情,她不想藍瑰知道。

她藍玫這輩子沒什麼大願望。

唯一的願望。

只是她弟弟藍瑰長壽無憂,過得開心……

藍瑰縱使經歷了一些事情,心思到底還是沒有那麼深。

藍玫不說,他也沒窮追不捨追問。

在離開之前,他也沒忘記和一個對他而言很重要的人告別。

往日熱鬧至極的夢歡樓今天格外清靜。

藍瑰進入夢歡樓時,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。

「來了。」

男人的身影籠罩在陰影之下。

幾乎是藍瑰一進來,他便出聲了。

「嗯。」

藍瑰輕應了聲。

徑直掀開幔布走到男人身前,跪了下去,猛磕了三個響頭,才站起身來。

「師父,謝謝您一直照顧我!」

藍瑰紅著臉感激,隨後又小聲道:

「我過幾日便要離開了,可能再也不會回來了……」

仙緣大陸聽說皆是修鍊大能,並且殺戮不止。

以他的實力去那裏,能撐多久還是未知數,可能,是真的回不來了。

藍瑰不是傻子,王秦對他,明顯與對一般下屬不一樣。

雖說幫他什麼都要先和他講好條件。

可王秦要他做的事,卻幾乎都是有意在磨練他,對他來說便是有難度,卻也使他能力一步步變強了。

他原本也以為王秦是一個對下屬隨和的人,可在見到王秦對其它人的態度及安排的任務時,他便知道了王秦對他不是一般的好。

都說師者如父。

王秦待他,說是待親兒子也不為過。

王秦這邊還沒說話。

藍瑰已經腦補了許多。

想到姐姐說現在他們名義的父親,根本不是他們親生父親。

他看向王秦的眼光就有些變了。

想到自己都要走了,總得將這事問明白,不由鼓足了勁盯着王秦訥訥問道:

「師父,你是不是我親生父親啊?」

王秦被他這突然的問話弄的哭笑不得。

但他卻沒有笑。

而是看着藍瑰平靜道:「你真想知道你的父親是誰嗎?」

藍瑰見他沒說「是」也沒說「不是」,而是反問自己,當下毫不猶豫點頭:

「我想知道。」

對於自己的親生父親,他還是很好奇的。

可王秦接下來的話,卻令藍瑰有些接受不了。

王秦在聽到藍瑰肯定的回答后,語氣平靜的講述起了自己的一段過往。

「那時我在蒼穹國王宮當差,親眼目睹了那名後來的天之驕子龍鱗過的有多落魄。」

「蒼穹國王族從來沒有將他這個王長子放在眼裏,他在王宮便彷彿一個多餘的人,與那金碧輝煌的王宮格格不入。」

「大到王族之人,小到洒水婢女,誰不高興了都可以沖他甩臉色,苛責謾罵譏笑於他。」

「只有一個人例外。」

王秦停頓了下才繼續道:

「那便是你的母親,藍瑩。」

「你母親生性善良又單純,性格上卻過於軟弱。」

「她被送往蒼穹國王宮,也是孤單無依的人,見龍鱗的遭遇,便生了同情之心對他多有照顧。」

王秦還未說完,藍瑰已然聽出了不對。

「你一直在說龍鱗……難不成龍鱗是我親生父親?」

藍瑰睜大了眼睛盯着王秦。

卻見王秦沖他點了點頭:

「事情經過有些複雜,龍鱗若還活着也或許根本記不起你母親了,而他也並不知道你們姐弟的存在。」

「但你們,的確是他的血脈。」

王秦說到這便不再多言。

藍瑩和他能離開蒼穹國王宮還是龍鱗所助。

只是關於藍瑩懷孕並誕下雙胞胎的事,至今只有他一個人知道。

說來更是好笑,藍玫藍瑰的名字,還是龍鱗親自取的。

若是龍鱗知道這一切,也不知會作何感想。

藍瑰聽到王秦肯定的回答整個人都是懵的。

他……龍鱗兒子?

別人都以為龍鱗死了。

他可是知道龍鱗沒死,還幾乎天天和龍鱗同處一室的人。

好荒唐……

想到那個淪為普通人卻依舊俊美氣度不凡的男人。

藍瑰怎麼也想不到。

他會是自己親生父親。

想想自己的模樣和性格,哪點和他有相似之處……

這也太不可思議了。

「師父,你不會弄錯了吧?」

藍瑰面色糾結,眼神儘是不敢相信。

「絕對不會錯。」

「若不是你現在要離開,哪天等你修為到了一定境界,直接找到蒼穹國王族血脈驗一下便可。」

紅男爵 王秦的語氣很肯定。

這令藍瑰神情更加糾結了。

Sorry, comments are unavailable..

Share


QR code